湖北新增确诊病例1例 为武汉无症状感染者转确诊


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,甘肃省临夏州于2020年1月26日发布《临夏州新冠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联防联控工作应急指挥部公告(第2号)》,明确规定所有外省来临返临人员必须履行法定义务和责任,主动委托家属或亲朋到居住地村委会、居委会登记报备,并将公告内容在居民区张贴公告。

票务平台和代理商也同样受到航司回款慢和旅客退票急的双重夹击,有的采取了先行退款给用户、再等航司回款的“垫退”措施,更加剧了压力。比如去哪儿网前期就已垫付退款10亿元,目前仍在等待航司回款中。

2020年4月3日0—24时,山西省无新增境外输入确诊病例,累计报告境外输入确诊病例4例。无新增境外输入疑似病例,现有境外输入疑似病例0例。

问:“被退票”还要持续多久?

答:政策“不溯及既往”

疫情发生以来,不少退票是由航班取消引起的。这类非自愿取消一般也不收取退改手续费。

不过,也有部分符合政策要求的旅客并未被免除手续费。“我在1月24日前退的票,能不能把手续费退我?”春节期间取消了返乡机票的丘先生抱怨。

“为啥我的机票退款还没到账?”这是不少旅客近期最关心的问题。疫情之下,多种原因导致了一些航空公司审核退款周期延长到30至60天。

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,民航局先后四次发布了机票免费退改政策。覆盖人群包括:涉及武汉航班机票的旅客;1月28日前已购买机票的旅客;延期返校学生。截至2月10日,国内外航司共办理免费退票1900多万张,涉及票面金额超过200亿。不少计划出行和复工的人群都经历了退票。

3月6日18时50分(当地时间,下同),胡某某从埃及开罗机场乘坐阿联酋航空公司EK9244航班,于3月7日0点25分到达阿联酋迪拜;3月7日3点20分转乘阿联酋航空公司EK306航班,于3月7日16时到达北京;3月8日13时,乘机到达兰州中川机场。其父驾车将胡某某接回位于甘肃省临夏州某县家中(家中有5名家属),并告知胡某某要按照规定进行隔离。但是胡某某未听从其父亲的劝告,未登记报备,也没有进行隔离。